蛋白味的杏仁

终于抽到黑贞,我心里没什么波动,甚至想哭。